神評列表

巴基斯坦总统布托被处绞刑, 遗体被悬30分钟, 死前坦白: 我无罪

2022-05-20 17:17:43
0

神回覆:

1979年4月4日,巴基斯坦人民亲眼目睹他们的前任总理阿里 • 布托被带上绞刑架,处以绞刑。

按理说一个能被送上绞刑架的总理,肯定因为在执政期间异常残暴,所以才会秋后算账,得此结果。

巴基斯坦总统布托被处绞刑, 遗体被悬30分钟, 死前坦白: 我无罪图1

但布托明显不是这样的人,因为在他走出牢房时,不仅监狱里的狱友为他送行,就连街上围过来的人,也都一边念着《古兰经》,一边神情悲戚地看向布托。

虽然受困于身边押解自己的警察,布托无法跟他们交流,但这些人的目光依旧坚定不移地追随着他,也正是这个原因,使得刑场周围虽然站满了人,却十分安静。

望着没有边际的人群,布托并没有像其他死刑犯那样,满脸都是慌张与畏惧。

他一脸平静,就连说话的语调都非常平稳,仿佛自己即将面临的不是死刑,而是一场久别重逢的相遇:

“我是无罪的,请神救救我这个无罪之人。”

巴基斯坦总统布托被处绞刑, 遗体被悬30分钟, 死前坦白: 我无罪图2

不过奇迹并没有发生,行刑正常进行,最终他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看着已经没有动静的尸体,执行官制止了想解开绳索的人,并说:

“三十分钟后才能把他放下来。”

此话一出,立刻引来群众的愤怒,他们纷纷抗议,却被刑场旁边负责治安的警卫人员压制,就这样,布托在被确定死亡后,又在绞刑架上挂了三十分钟。

即便如此,依旧有人愿意站在下面守着,然后等时间一到,将布托的尸体带走。

这样的待遇,别说是巴基斯坦曾经的总理,就连历任总统都没享受过。

巴基斯坦总统布托被处绞刑, 遗体被悬30分钟, 死前坦白: 我无罪图3

布托死后很长一段时间,除了他的政敌,整个巴基斯坦几乎所有人都是悲伤的。

就连国内那些中立立场的人都忍不住唏嘘,感叹布托的死是如此无常。

但此时的众人不会知道,在今后的三十多年里,布托不仅成为了一种精神寄托,甚至每当有人提及阿里 • 布托这个名字时,都会想起那个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叱咤风云的人物。

那么这样一个过往光辉的人,怎么会成为阶下囚被人如此对待呢?他又为何会在死前感叹自己是无罪的呢?这就不得不讲到那桩将布托拉下神坛的谋杀案。

一场私人谋杀案

因为地缘困局和历史遗留问题,上世纪的巴基斯坦几度动荡迭起,不仅国内矛盾无法得到有力解决,甚至还要面临印度觊觎的危机。

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布托挺身而出,他凭靠着自己在国外留学期间学到的知识,不仅为长久生活在欺压下的底层阶级争取更多利益,甚至还改变了国家当时的外交困局。

他让巴基斯坦重新站在世界圆桌前,并有效地捍卫了本国的民族尊严。

也正是这种果敢的挺身而出,让他赢得了民众的支持,不仅成功创建了人民党,还被委任为巴基斯坦总统,管理国家事务。

布托

当时在得知布托成功任选后,许多群众百姓都非常高兴,纷纷上街庆祝,为自己能有这样一个亲民的领袖感到高兴。

在看到这么多人认可后,布托的长女贝娜齐尔也非常骄傲。

虽然当时以布托的身份,她完全可以享受一些优待。

可一想到父亲一个人要支撑起整个国家,她便也投身于人民党中,为了改善国内社会环境而东奔西走,直到1973年新宪法颁布。

而这时的布托也已经从总统转为总理,也正是这个时候,一颗隐雷被人悄然埋下。

1974年,40岁的商人米尔扎在拉合尔找到一伙巴勒斯坦游击队,并对游击队的首领说:

“我花重金聘请你们,帮我杀死穆罕默德•艾哈迈德•汗这个人。”

在看到对方递过来的资料后,游击队首领很不解:

“这可是巴基斯坦政府的工作人员,他跟你有什么仇?”

虽然当时死人并不稀奇,但一个政府官员的死亡还是会引人注意的。

如果冒然刺杀,很难不会被一些政治家利用,掀起一场大的风波。

但米尔扎可管不了那么多,他气愤地说:

“这个人在1952年受贿,并对我极力打压。”

随后游击队首领接受了任务,并派人秘密调查那个叫艾哈迈德的政府官员,将他的住址调查清楚,然后秘密潜伏进去,将人利索解决。

一开始米尔扎还挺高兴,毕竟当年残害自己的人终于死了,也算是报了仇。

可还没等他给自己庆祝一番,巴基斯坦方面的人就找上了他,并向他询问关于艾哈迈德死亡一事的细节。

这可把米尔扎吓坏了,面对摆在自己面前的确凿罪证,他一度失声,可对方却说:

“你不用害怕,我们来就是想问问你,关于谋杀艾哈迈德这件事,是不是阿里•布托暗中指使你去做的?”

这么一问可把米尔扎给问蒙了,这不就是自己跟艾哈迈德的私人仇怨吗?怎么又牵扯上了总理?

可还没等米尔扎反驳,对面的人就说:

“只要你承认这件事是布托指使你的,并做证人,我们确保你不会受到伤害。”

此话一出,米尔扎顿时明白这是有人盯上了布托总理,想借此事把他扳倒。

但他也不傻,如果没有布托总理,国内底层阶级过的肯定会惨。

但自己如果贸然拒绝,肯定会直接遭受这群人的胁迫,到那时自己肯定性命不保。

于是,米尔扎趁他们不注意,连夜买了出国的飞机票跑到了英国。

因为经商,米尔扎的护照和相关文件都是随身带着的,所以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困难,他这么一走,就再也没能回来。

其实由此就能看出布托在民众之间的影响和威望非常强大,他在巴基斯坦的形象就像是毛主席在中国的形象。

虽然两个人属于不同的国家,但在成为总统之前,布托就已经多次拜访过中国,并且还跟以毛主席为首的多个中国领导人进行过友好谈话。

布托与毛主席的一次会见

作为一国领袖,毛主席曾多次指导他如何处理政治层面的问题,并且还将自己的亲身经历作为经验传授。

在有了毛主席的指导后,布托不仅获得了大量来自民间的支持,还将原本支离破碎的宗教文化、政治秩序统一,彻底将巴基斯坦从一盘散沙凝聚起来。

如果不是因为亲信背叛,布托的成就可能还会更高。但那名亲信的身份,也注定成为布托下台的重要原因。

深受拥护

就在反对党谋划这起栽赃谋杀案的时候,布托正在跟亲信哈克商议国内的管理事务。

作为背叛布托、并且一举成为巴基斯坦新一任领袖的人物,哈克跟布托最大的不同在于他的大半生都属于军队,并且很少接触先进思想。

而在当时,自从新宪法出台后,巴基斯坦的军人和资本阶级认为宪法侵犯了自己的权益,开始反抗布托实施的一些政策。

此时的哈克之所以跟布托在一起,可不是为了在这种时候“补课”了解先进思想,跟对方共同创建巴基斯坦的新未来。

哈克

他是为布托的威望而来,但显然布托并没有觉察到这一点,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:

如果不及时处理军人跟人民之间的矛盾,将来这些问题一定会造成非常大的麻烦。

于是布托对哈克说:

“人民党既然要作为剑跟资本家作斗争,斩断穷人身上的锁链,就一定要强硬起来。但现在的问题是我非常需要军事上的支持,帮我斩断资本主义的统治,解放人民。”

将自己的宏伟目标展示给哈克看的同时,布托也向他阐明了自己的一些看法:

“虽然资本主义在国内盘踞多年,实力非常大。但我相信,只要人们能团结起来,我们一定能创造一个祥和的社会,你说呢?”

哈克

“既然是为人民做事,我一定会支持您的。”

看着布托满脸兴奋的神情,哈克也同样报以真挚的回答,但前者肯定想不到,这个表面上说支持自己的人,将来会扳倒自己,并将自己送上绞刑架。

1977年巴基斯坦大选开始,布托以绝对优势再次当选总理,面对这样的结果,布托并没有感到意外,并且立刻就开始着手处理接下来的工作。

但显然,反对党已经不打算让布托继续担任这个总理。

究其原因就是:布托在民间呼声过高,并且伴随着新宪法带来的经济红利,军人阶级在民间的威望已经远远不如布托,甚至还隐隐有被压制的预兆。

布托的一系列政策虽说是向着民生,为改变巴基斯坦而制定的,但也抢了不少军人阶级一直掌控的上层优质资源,比如经济贸易、教育人文等。

在布托将这些资源送给普通人进行经营时,他就已经被反对党视是做肉中刺、眼中钉。

这次大选,就是反对党密谋许久的,专门针对布托下的圈套。为的就是逼布托下台,失去所有实权。

然后他们再找个早就编排好的罪名,将其死死按进土里,再无翻身的可能。

于是就这样,巴基斯坦的九个政党联合起来,组成了所谓的全国联盟。

虽然心里想的都是如何污蔑布托,但代表开口说的话却异常冠冕堂皇,毕竟只有这样,才能让别人觉得布托是有罪的:

“我们之所以要联合起来,是因为布托伪造了这次普选的结果,他在民间的支持率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多,我们要求重新选举。”

反对党抗议选举结果

普选抗议这种事很常见,不过大多都是落选政党发泄败选的一种方式,很多地方都习以为常。

再加上当时布托本身就存在一些政治敌人,所以一开始他也没当回事。但让布托想不到的是,这次抗议的最终目的就是让他再无翻身之日。

反对党集结了大量跟布托政见不合的人,并且接连组织了好几波反政府行动,布托也曾派警察进行镇压和谈判,但都遭到了拒绝。

并且此后的四个月内,受困于抗议活动的影响,布托的很多政策没有办法进行下去。这使得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计划,将全部精力投身于制止抗议上面。

这年七月,布托的支持者与反对党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,甚至双方已经不满于口头上的抗议,开始发生肢体上的冲突。

其中光是打架斗殴致死的人数,就多达350多人,并且照着这趋势,如果没有有效的解决方案,这个人数还会不断攀升。

就在布托焦头烂额之际,有人说:

“从三月份到现在,这次抗议所产生的的经济损失,已经高达16亿美元,而且一系列的罢工也让我们国家的正常运作受到阻碍,如果继续这么僵持下去,我们之前做的一切努力就全完了。”

一想到此时抗议所产生的的损失,都是自己花了二十多年心血高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,布托就是一阵心疼,但是让他就这样认输,他心中又非常不甘。

一旁的贝娜齐尔见状,也开始担忧起来,并说出了布托心中的忧虑:

“可是如果父亲向他们妥协,主动权就不在我们手上了。这样的话,即便后面抗议停止了,这件事也会影响到父亲推行接下来的政策。”

过了许久,布托才长长叹了口气说:

“我们没有那么多二十年来弥补曾经的过失,即便这次失去了主动权,我也要再争取一个好的结果。”

就这样,布托放出话说,愿意跟反对党进行谈判,并且还约定了谈判时间。

布托

但最终针对反对党提出的十月份重新选举,双方并没有达成和解,导致谈判破裂。

为了防止进一步的矛盾激化,确保抗议不会进一步影响国内的稳定秩序、并牵扯上军事政变,布托特地找到了哈克,并对他说:

“我现在任命你为陆军总参谋长,你一定要帮我稳定住当前的形势,不要让事态进一步恶化。”

而哈克也是一脸不曾改变的真诚,并向他保证说:

“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。”

可话虽是这么说,可哈克前脚刚离开,后脚就跟反对党聚在一起,一同商量接下来针对布托的政变事项。

谋杀旧案再未被提及

此时已经大权在握的哈克说:

“之前米尔扎的策划的那场谋杀案我们可以安在他身上,并将此定为政治谋杀,这样我们不就有了充分的理由?”

于是就在7月5日凌晨,哈克派出全副武装的部队逼近总理府,而这时的布托也已经知晓哈克背叛自己的事情。

“总理,您还是赶紧躲一躲,等时机成熟了再回来也不迟。”

前来报信的警察眼见外面越来越喧哗的动静,忍不住提醒布托。

但相较于这名警察的惊慌失措,布托却表现得异常平静,虽说当时越级提拔哈克是形势所迫,但如今的困境也让布托隐约明白了些什么。

与其躲起来,倒不如直接面对这场政变:

“不用了,现在不管躲到什么地方都已经没有意义了,他们既然发动了政变,就已经说明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。”

与其做一个流亡的领导人,倒不如直面这些威胁。

就这样,哈克率领的部队很快冲进总理府,将已经准备好的布托带走,并且伴随着布托的入狱,关于他的诸多舆论也在第二天一早充斥在国内的各个角落。

反对派称布托为“专制魔王”,并试图抹去他在位期间所做的一切政绩。

与此同时,一项关于布托的谋杀案也被列上了日程,也就是前面米尔扎找人策划的谋杀案。

在指控中,哈克全然不提真正的幕后凶手米尔扎,反而控诉布托:

“为了杀死自己的这个政敌,布托不惜谋划了暗杀艾哈迈德的计划,为的就是扫清自己在政治上的一切障碍。”

并且为了让这场“政治谋杀案”更真实,哈克甚至还列出了“罪证”,企图直接定下布托的罪行。

发表讲话的布托

但贝娜齐尔为了证明自己父亲的清白,以及哈克等人栽赃陷害的行径,不仅集结了不少人民党成员抗议,还专门找了有名的律师为父亲申辩。

就在这一场政变暗潮汹涌时,远在爱尔兰的米尔扎也听说了这件事,他赶忙找到巴基斯坦驻扎在伦敦的大使馆承认自己的罪行,并说:

“杀死艾哈迈德这件事完全是因为我们两个的私人恩怨,跟布托先生没有半点关系,请让我回国帮他作证。”

但此时巴基斯坦政治层已经被哈克完全控制,作为布托的政敌,哈克绝对不会允许有人破坏自己精心策划的阴谋。

贝娜齐尔

因此大使馆的人一听说米尔扎要替布托作证脱罪,不仅当场拒绝了他的请求,还扣押了他的护照,让他没办法回国。

虽然在哈克的刻意指使下,这场谋杀案的真凶未能及时回国认罪,但布托的律师还是凭借自己出众的逻辑和辩论手段力挽狂澜。

再加上法院方面不屈强权,硬是让布托在一众政敌的围攻下被判无罪。

此消息一出,民众和一直忙于奔波的贝娜齐尔都非常高兴,为了庆祝父亲出狱,她甚至都已经想好要跟母亲如何庆祝了。

可还没等他们一家团聚,新的噩耗再次降临。

布托

被判绞刑

作为布托的政敌,哈克可太清楚布托在国内和国际上的影响力了。

也正是这个原因,他才会联合其他人设了个局将布托给逮捕了。

如今眼看着要放虎归山,除了心忌布托的号召力,哈克更担心今后自己会受到来自布托的报复。

于是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对身边的人说:

“事到如今,我们已经没有退路,布托必须死,不管用什么借口,他都不能活着离开。”

于是,就在贝娜齐尔一家正高兴的时候,哈克手下的人突然闯进她们家中,将她跟母亲关了起来。

并且在1979年2月6日,向世界宣布了针对布托的最后判决:

“根据巴基斯坦最高人民法院的投票结果,最后以四票赞成,三票反对,判处布托死刑,并将在今年4月4日实施绞刑。”

当贝娜齐尔从电话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她整个人都非常震惊:

“我父亲为国家鞠躬尽瘁二十年,不仅身兼数职,力挽狂澜,甚至还曾为百姓带来美好的生活,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待他?”

贝娜齐尔的话语中,满是对哈克政府的不满和指控,但没人能回答她,因为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4月4日的行刑期上。

贝娜齐尔

这其中有布托的政敌,也有持中立立场的路人,更有大批追随着布托的人。

1979年4月4日凌晨,久无光明的阴冷铁牢亮起了光,一阵接一阵的脚步声提醒被关在这里的布托,有人来看他了,但他并不觉得欣喜,只为即将到来的看望感到沉重。

不一会儿,光就透着门上狭窄的窗户照进来,使得布托得以看到自己面容憔悴的女儿贝娜齐尔和妻子。

被蚊虫叮咬得满是痘印的脸上露出几分无奈,他说:

“你们不应该来这里,赶快离开吧孩子。”

一时还没熟悉地牢昏暗光线的贝娜齐尔在听到这句话后,眼泪顿时夺眶而出:

“父亲,我知道您是无罪的,我这次来带着很多人的希望,请您见一见我。为我们指一条明路吧。”

听到这句,布托沉默了,耳边似乎响起自己行走在民众之间时,人们对自己的期盼和祝愿。

那时的他是一国总理,是一国政党的创始人,更是十年前受百姓拥戴的领袖。

可现在的自己却困于囚笼,一身狼狈,并将在今天走向自己人生的终点。

因为外面的敌人已经写好了罪状书,试图借此让他“死得其所”,但很多人都知道这不过是欲加之罪。

民众拥护下的布托

他的死亡或许或让自己的国家面临一项大的损失,但也同样能让自己的人民振作起来,反抗一切不对的行径,将污浊荡涤一清,还国家一个美好的未来。

最后的嘱托

想到这里,布托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,眸眼中尽是平静与沉着,那是一种对命运的妥协,也是他一直坚持自己命运的态度:

“我的孩子,我身为无罪之人,却蒙受绞刑之苦,只因为它是我的命运,但我的使命并未就此终结,你要继续延续我的使命并完成它。”

说到这里,贝娜齐尔已经想到父亲接下来要说什么,女孩擦掉脸上因伤心而落下的眼泪,神情也逐渐坚强了起来,静静等着父亲接下来的话。

“我的孩子,今后的路,要靠你继续走下去,你要向我保证,今后你一定会继续我的使命,并完成它。”

看着女儿坚强的面容,布托虽然不舍,但也倍感欣慰,因为他知道,自己的这个长女曾经受过自己不少熏陶,是一个能坚定贯彻自己意志继承人。

“我发誓,我一定会完成您的使命的。”

面对父亲信任的目光,贝娜齐尔发誓说。

或许正是因为誓言诞生在最艰难的时刻,在布托牺牲后,贝娜齐尔一直在人民党中践行着父亲的意志和使命,并让人民党成为哈克政府中的一股清流。

而布托也以另一种形式存活在了巴基斯坦的历史中,为后人所敬仰。

2539
0
162
可匿名神評,需審覈
匿名神評

最新評論

猜你喜歡